henry

箫,古代用于宫廷雅乐边棱音气鸣乐器。“八音”分类属“竹”。汉唐以来的石刻、壁画以及墓俑保存了许多吹奏排箫的形象。排箫的种类繁多。从管数(也称“彄数”)组成看,就有十到二十四管不等的十余种。从形制看编管参差排列如凤翼,有呈单翼状的;有呈双翼状的。从制作材料看,排箫除竹质外,还有骨质、石质的。目前所知的最早竹质排箫实物为曾侯乙十三管排箫,距今已2,400多年。最早的石排箫实物为淅川下寺1号楚墓出土的十三管石排箫,用整块汉白玉雕琢而成,距今约2,500多年。河南省鹿邑太清宫遗址的商末周初长氏贵族大墓,出土的禽骨排箫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实物,距今约3000年。

箫的起源有二说。一说,出自“籁”。《庄子·齐物论》:“女(汝)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晋·郭象注:“籁,箫也。”二说,出自“籥”。龠,甲骨文作“”。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释龢言》:“龠字既象编管。”籥古字为籥龟。《集韵·平箫》:“箫,或作籥龟。参差象凤之翼也。”

唐宋时期的排箫因应用场合或乐种的不同,衍生出“燕乐箫”、“鼓吹箫”、“教坊箫”、“龟兹箫”等。唐代十部伎中,除天竺、康国外,清乐、西凉、龟兹、疏勒、安国、高昌、高丽、燕乐等部伎都采用了排箫,足见它在当时宫廷音乐中的重要地位。一般认为,单管箫出自羌中,四孔,竖吹。汉代也称“羌笛”,简称“笛”。后经京房加一孔,为五孔。汉至唐代一直把横吹和竖吹的两种有侧孔边棱音气鸣乐器统称为“笛”。宋·沈括《梦溪笔谈》卷五:“后汉马融所赋长笛,空洞无底,剡其上孔五孔,一(孔)出其背,正似今之尺八,李善为之注云:‘七孔,长一尺四寸,’此乃今之长笛耳,太常鼓吹部中谓之‘横吹’,非融所赋者。”

魏晋时期,竖吹的单管箫已有六孔,仍称“笛”。故在此以前的竖笛和横笛常被后人相混淆,为了区别比两者,乐家常称排箫为“古箫”。

宋·朱熹《朱子语类·乐》:“今之箫管,乃是古之笛,云箫方是古之箫,云箫者,排箫也。”

直至宋元以后才逐渐把排箫、洞箫、横笛三者较明确地区分开来。依制作材料来分,有竹质(紫竹箫)、陶瓷(德化瓷箫)、玉(白玉箫)、金属(铁箫)、纸质(纸箫)等。【街角箫店 http://shop116783968.world.taobao.com/?spm=a312a.7728556.2015080705.3.CWfiln】

深圳成立「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

       大陆政府去年在深圳的前海地区规划了15平方公里的土地,计画成立一个以金融为重点的服务中心。YST 不知道伦敦的金融城有多大,应该不会比15平方公里大,美国的华尔街肯定不到15平方公里,所以「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的规模是世界级的。
  这个前海服务中心位于深圳宝安区的滨海地区,地处粤港澳一小时生活圈的核心,大陆计画由深港两地合作发展现代服务业,用现代服务业来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与升级,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为全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向和实现科学发展取到示范带头的作用。

         2010年12月20日,大陆政府为「前海现代服务业发展规划」在香港举行说明会。这是2010年08月26日中国国务院对「前海规划」作出批覆以来,深圳市政府首次正式对「前海规划」作出说明。
  
  根据「前海规划」,前海定位为
  
  1.粤港现代服务业重新合作示范区,将承担现代服务业体制机制创新区;
  
  2.现代服务业发展集聚区;
  
  3.香港与内地紧密合作先导区;
  
  4.珠江三角洲地区产业升级引领区;

 

等这四方面的功能。
  
  「前海规划」的重点是发展金融业、现代物流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等四大产业领域。到2020年,前海将建成亚太地区重要的生产性服务业中心,在全球现代服务业领域发挥重要作用,成为世界服务贸易的重要基地。
  
  (七)南中国的服务中心是前海
  
  读者必须注意,上一节所叙述的「前海规划」是经过国务院批示的,所以非同小可。我们需要明瞭,只要是中国中央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这个经国务院批示由深圳市政府发表的「前海规划」非常有意思,短短数百字我们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1.首先,现在我们已经很清楚了,南中国的服务中心是前海(也就是深圳),不是香港,这已经成为定局,不可能改变。
  
  2.大陆规划的气魄很大,前海的服务内容包括金融、物流、信息和科技,香港的优势仅在金融,所以根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为候选地。

         3.大陆规划的「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是一个生产性的服务业中心,所以服务必须以生产为主体、以促进生产效率为目标,这不是香港数钞票、炒股票、转移资产的投机金融业能够经营的,因为香港人根本不懂生产,也不懂科技。
  
  4.我们注意到中共中央的用字非常谨慎,在服务业前面加上「现代」两字作为区别。所谓「现代服务业」自然有别于现有的传统服务业。这个现代的服务业不是金融、保险、旅游、运输各自为政,而是金融业如何定义它的结构与组织为科技研发和工业生产服务,发挥工业产品的研发、生产和运输最大的效率。


  所以金融业不过是手段,科技和工业生产才是主角,科技和工业才是「现代服务业」服务的对象。


  YST 非常高兴中国国务院看到这个重点。美国就是走偏了,把金融业放在工业生产之上,导致美国整体工业的萎缩。美国的金融业现在主要靠华尔街在全世界圈钱,完全走入旁门左道,不足以成为领导世界的大国。中国国务院显然看到美国金融政策的错误,这个「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对「现代服务业」的定义非常精准,也非常先进和智慧。
  
  5.大陆政府对香港非常宽厚,大陆的中央政府给香港一个机会为「前海规划」贡献它在金融上的经验。但是YST对香港的金融经验有多少能力非常怀疑,因为「现代服务业」具有很大的开创性,它所需要的金融知识与金融经验是香港传统金融业所没有的。
  譬如高科技工业的研发工作非常重要,也具有很高的风险,如何为高科技工业成立投资基金、如何经营这个基金为高科技工业取得最高的效率,香港的金融业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譬如为一条产业鍊和它的相关产业如何从配套、生产、运输一直到销售规划出适当的金融服务,香港的金融业也没有这个本事。
  
  6.YST 个人认为就凭香港証券交易所那些一肚子坏水的会计师和律师是成事不足败事有馀,搞不好香港金融业的二鬼子们还会使出坏主意故意拖中国的后腿,就像他们坑杀那些在香港上市的大陆公司一样。
  好在无论怎麽说,这次香港是处于配角的地位,让香港参与「前海规划」不过是给香港一个表现的机会,也是一种面子令香港无话可说。其实「前海规划」的工作有没有香港参加都无所谓,个人认为没有更好。
  
  7.「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是一个试办点,有很大的实验性质和示范作用。它的经验和成果如果成功将会複製到其他地方,譬如上海与北京。国务院这种作法非常明智,正应了老子所说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八)中国已经准备让香港自力更生(也就是减少输血)
  
  两年前,YST 写了一个论述香港的系列文章,对香港的政治与经济有清楚的分析,对香港的未来也有清楚的预言。YST 是不看好香港未来的,这是基于科学的观察,不可能出错。
  
  才不过两年时间,YST 在「漫谈香港」系列中所分析的问题和科学判断下所做的预言已经得到初步的验証。YST 主要的论点如下:
  
  1.香港不可能靠服务业维持目前的繁荣;
  
  2.香港不可能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
  
  3.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终究会伤害香港;
  
  4.无论是地缘政治还是地缘经济香港都没有竞争力,香港的没落是注定的。(最后一篇论述同样的情形也将会发生在台湾。)
  
  关于第一点,香港2010年的个人平均GDP是三万美元,是大陆四千四百美元的七倍,这是一个笑话,也是一种财富分配的不公平,基本上是大陆政府劫贫济富的政策所造成的结果。这种既违反资本主义更违反共产主义纯粹是政治导向的经济政策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


  香港这个国际政治所塑造的经济烂摊子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想想看,即使是世界首富的美国也不可能养一个不事生产、人口素质也不高、人口数量却达到惊人的七百万的城市过三万美元一年的生活。这是国际政治操作下的扭曲经济,是英国人临走之前挖掘的经济大坑,只有爱面子的中国才会跳下去做这个冤大头为香港的繁荣苦撑了13年。

YST 一再强调香港单靠服务业是不可能维持三万美元的个人所得这样的高收入的,这是世界级的笑话。看看香港的导游,如此品质的服务也配拿三万美元一年吗?笑死人了,香港人以为自己是甚麽东西?
  
  关于其他三点,从大陆政府公布的「前海总体规划」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
  
  YST 个人非常高兴看到大陆政府不再为了面子继续喂养贪得无厌的香港。「前海总体规划」告诉香港人养你13年也该长大了,你要自力更生,中国大陆有自己的路要走。
  
  「前海总体规划」的主人是深圳,香港与澳门都是客,有你没你都不差,火车已经开动,今天邀请你是意思到了,愿不愿意加入也悉听尊便。
  
  如果香港人还看不懂,还以为自己可以拿翘,认为自己可以主导中国的金融业,甚至可以拖中国的后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香港对中国的经济纯粹是个拖累,大陆是不会等待香港的,更不可能依赖香港。
  
  (九)中国飞跃式的发展
  
  中国大陆的经济在十二五的规划中有清楚的说明,现在处于转型期,全面向高科技、高知识的高端经济转型,大飞机、航空母舰、高速铁路、核子技术、能源技术、空间技术、通讯技术、动力技术、计算机技术、电子电机技术、生命科学技术、机械与控制技术......等等重大影响的工程早已启动。
  
  中国这样的大国所启动的经济转型是惊人的,为什麽?
  
  因为规模庞大,震惊世界的庞大。中国这种全方位的高速发展是史无前例的,也许只有上世纪初的美国勉强可以相比。中国大陆启动的科技规模和对全球未来的深远影响不但小人物譬如香港的导游看不到,就连台湾媒体的大人物譬如李涛夫妇也看不到。
  
  但是只要具有一般科技背景的人很容易就看出来,未来的十年是中国科技和工业成果的爆发期。
  
  YST 在多篇文章中曾经一再论述和提醒读者:
  
  2020年中国的实际生产力(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军事上,中国将立于不败之地;
  
  2030年中国无论是实际生产力还是加上第三产业的总生产力都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军事上,中国的空军武力将会取得对美国的优势。美国是靠空中优势打仗的,所以2030年以后美国没有任何战胜中国的机会,美国对付中国唯一剩下的招数就是使用核子武器拼全球毁灭。
  
  但是即使到了2050年,中国即使生产力全世界第一、陆海空天的军事力量也全世界第一,中国人民的生活也不可能达到美国人民今天的水平,因为这需要一个半地球的资源。
  
  军事实力决定资源分配,2050年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不可能是2010年的水平。
  
  从资源分配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零和游戏。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美国绝不肯对中国作出妥协,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在全球资源分配上不可能和中国妥协,这就是为什麽中国必须在巩固国防的条件下发展经济。中国已经累积了足够的根底,各项技术已经成熟或至少接近成熟,未来的十年是爆发式的收穫期。
  
  中国错过了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又错过了二十世纪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计算机与自动化),中国已经公开宣称绝不会错过二十一世纪的绿色工业革命,中国不但不会错过,而且要做全球绿色工业革命的领导者。中国在绿色能源的研发投资全球第一,远超过美国。
  
  YST 做一个预言:无论香港还是台湾都会在大陆这一波科技和工业的爆发期中被边缘化。

香港导游再笑大陆穷啊,李涛、李艳秋再讥笑大陆的GDP啊,看谁笑到最后。
  
  陈挥文再对大陆发飙啊,看看两岸最后发飙的是谁。
  
  (十)香港的没落已见端倪
  
  西方媒体的宣传攻势非常厉害,功力远在中宣部之上。
  
  譬如英国教育机构的评鑑把所有过去英属地的大学评分都抬得非常高,香港大学和新加坡大学评得比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都好。
  
  又譬如西方商业机构的评鑑把制度相近、自己有影响力的地方它们的竞争力就评得特别高,譬如一直把香港的竞争力评为中国第一,意思就是如果香港经济下滑就是中国政府不行,糟蹋了香港。
  
  事实上,香港的竞争力远远不如北京与上海,就连附近只有一河之隔的深圳也远远不如,差得太远了。
  
  读者要认清的是,第三产业(服务业)是建筑在第一产业(农业)和第二产业(工业)上的。服务业是一种寄生业。想想看,没有生产,哪来的服务?
  
  英国的没落就是不想製造汽车,只想卖汽车保险;美国也渐渐走上同样的路。它们都是投机取巧、想不劳而获的例子。英美的共同点是追求利润的极大化(资本主义的基本定义),所以它们重视服务业(利厚)和轻视製造业(利薄)。
  但是它们忘了製造业是创造财富的,服务业只是转移财富,服务业是寄生在製造业上。由于捨本逐末,英美的下场,不可避免地,都是衰落。
  
  现在很清楚了,一个只有服务业,没有任何生产能力的地区(譬如香港)面对有强大农业和工业生产能力的地区(譬如广州)有个屁的竞争力,西方国家还真以为中国人是傻子。
  
  YST 把话说在前面:5年之内,深圳的经济,无论是GDP总产值还是个人平均所得,一定超过香港。
  
  是的,在中央政府劫贫济富、特别照顾香港经济的优惠政策下,中国大陆的城市都在苦干实干地追赶香港。十年之后,大陆所有的一线城市都会超过香港,就连二线城市都会逼近香港,为什麽?
  
  答桉是:无论地缘政治还是地缘经济,香港都先天不足。更糟糕的是,在国际政治斗争中香港的后天也失调。
  
  这后天失调最显着的地方就是香港人挟洋自重对中国的忠诚度不够,最经典的例子就是组织五十万人的大游行反对二十三条立法。有道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庞大壮观的游行队伍看得YST目瞪口呆,不开玩笑,香港人居然是真傻,为外国间谍豁出去了。
  当时香港人得意洋洋,自以为最懂人权、自由和民主,每年纪念535运动在公园里手拿一根白蜡烛作悲戚状、流两滴鳄鱼的眼泪就以为自己是仅次于英国人的人上人了,完全忘了自己的衣食父母是谁、回归后应该效忠的对象是谁。
  
  香港人受到西方帝国主义者的鼓动而不自知,到处跟衣食父母唱反调,到处对衣食父母的大陆和大陆人流露出鄙夷之色,甚至演变到今天的拳脚相向。微观的社会现象反映出宏观的香港人心和香港未来的走势。香港人得意忘形,但是恶人自会有恶报,如果不报,只不过是时辰未到。
  
  报应在2010年12月终于来了,大陆正式宣佈在深圳成立「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今天中国要开放金融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毫无疑问,保障金融安全是首要考量。

中国国务院衡量国际局势,认为香港虽然国际化的程度高,但是香港有大批敌对的外国势力在此云集,香港抗拒中国的噪音太多,香港人偏袒西方的势力普遍存在,香港人对中国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远远达不到最起码的和最基本的要求。
  
  想想看,香港人明明知道香港是西方各国间谍和反中势力云集的地方,但是香港人却强力反对二十三条的立法。如果中国还把金融中心设在香港,那麽中国的金融安全保障在那里?
  
  北京不是傻子,香港绝对不是中国成立金融中心的理想城市。
  
  看到没有?虽然晚了一点,香港人的报应终于来了。香港人搞不清楚谁是他的衣食父母,今天香港在「南中国现代服务中心」遭到淘汰能怪谁?
  
  深圳的「前海区」将成为南中国耀眼的和居于主宰地位的金融中心,它的业务是服务南中国的科技研发、工业生产、资讯管理和交通运输,它的服务区域从广州可以一直延伸到中国的心脏--武汉(三小时高铁运输而已)。
  南中国的生产力何等巨大,「前海区」将成为国际金融的超级巨人,它的国际金融地位会高于伦敦的金融城和纽约的华尔街。香港中环在「前海区」旁边不过是个打下手的侏儒。
  
  香港将沦为中国的二线城市,这是肯定的。
  
  如果36年后(2047香港特区满五十年)香港还没有没落到三线城市就算是走运了,走的是北京中央政府慈悲为怀、手下留情的狗运。
  
  (十一)结束语
  
  让我们回到两年前 YST在「漫谈香港」中的论点:
  
  1.香港的「命」是小渔村,但是香港走了英国帝国主义的「运」用政治力量吸大陆的血吸了157年,变成高收入的国际大都会。
  
  2.1997年香港回归,香港走西方帝国主义的「运」157年,殖民地的「运」终于走到头了。
  
  3.香港回归中国就应该是回归天命,但是大陆政府为了面子好看(在社会主义祖国的治理下香港更加繁荣昌盛)实行劫贫济富的政策维持香港畸形的繁荣。
  
  4.香港走劫贫济富的「运」本来也能走五十年的,没想到13年后就出现「前海规划」,YST 认为这是香港人不积阴德和不读书的缘故。
  
  5.有道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是永恆的,「运」是暂时的,「风水」的地缘因素是改变不了的,香港人如果再不积阴德和多读书,衰败只会加速。
  
  6.一切人为的努力都敌不过「命」,帝国主义的殖民固然违背天命,大陆种种对香港的优惠政策同样也是违背天命,香港导游死命地和没有羞耻地向大陆游客要求“对香港做出贡献”更是最低级层次的违背天命。
  
  7.在宏观的天命原则下,香港人违背天命的微观挣扎是多麽地可笑,可笑的香港导游,可笑的“香港的良心”,可笑的50万反23条的游行群众,可笑的、自动跑到美国国会作証的“香港民主无冕大使”。
  
  8.香港人胡乱地挣扎其实是徒劳的,不该香港的迟早都会失去,香港走了一百七十年的「运」也该走到头了。香港终究得回归天命,一个小渔村的天命。
  
  YST 想起孔尚任【桃花扇】中的一句话: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台湾人要睁大眼睛啊,大陆这一波经济转型其规模与力道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被边缘化的周边地区岂止是香港而已。http://www.chn2007.com/junshi/zhanlue/201411/00043779.html

嘉宾:罗伯特·蒙代尔

嘉宾介绍: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世界经理人集团董事会主席。蒙代尔教授被誉为最优化货币理论之父,他系统地描述了什么是标准的国际宏观经济学模型, 是货币和财政政策相结合理论的开拓者。蒙代尔改写了通货膨胀和利息理论,倡导利用货币方法来解决支付平衡。此外,他还是供应学派的倡导者之一。[详细]

http://money.163.com/special/zfmundell/

席勒:中国从来没有衰退过

本期嘉宾:罗伯特·席勒

嘉宾介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系著名教授之一,现就职于耶鲁大学Cowles经济学研究基地,斯坦利·里索(Stanley B. Resor)经济学教授。[详细]

http://money.163.com/special/zfshiller/

本期嘉宾:罗伯特·蒙代尔

嘉宾介绍: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世界经理人集团董事会主席。蒙代尔教授被誉为最优化货币理论之父,他系统地描述了什么是标准的国际宏观经济学模型, 是货币和财政政策相结合理论的开拓者。蒙代尔改写了通货膨胀和利息理论,倡导利用货币方法来解决支付平衡。此外,他还是供应学派的倡导者之一。[详细]

http://money.163.com/special/zfmundell/

产品的身份证----条码

别再被售货员忽悠了,收着吧!是不是原装进口,一看便知!!!

http://lixg2012.blog.163.com/blog/static/203218230201410793017287/

产品的身份证----条码 - 西杜 - 西杜的博客

产品的身份证----条码 - 西杜 - 西杜的博客

产品的身份证----条码 - 西杜 - 西杜的博客

李奥贝纳的告别演讲:何时该将我的名字从门上摘下

转自并感谢麦迪逊帮,再次让我不忘初衷,热血沸腾。

李奥贝纳的告别演讲:何时该将我的名字从门上摘下 - Curious Jane - 无知而神

“When you lose your respect for the lonely man, the man at his typewriter, or his drawing board, or behind his camera, or just scribbling notes with one of our big black pencils, or working all night on a media plan…. When you forget that the lonely man—and thank God for him—has made the agency we have possible…. When you forget he’s the man who, because he is reaching harder, sometimes actually gets hold of one of those hot, unreachable stars…. That, boys and girls, is when I shall insist you take my name off the door.” 

– From an iconic speech by advertising legend Leo Burnett, at age 79


This speech was delivered by Leo Burnett at a meeting of the entire Chicago Burnett office on December 1, 1967. Less than four years later, a heart attack took Burnett’s life. He was 79 years old.


时间是1967年12月1日,星期五早晨。场景是李奥贝纳公司在美国芝加哥保德信大楼礼堂所举办的第六届年度早餐会。

那一年的来宾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共1280位李奥贝纳员工参加,其中300位是第一次参加。其他首度参加的员工则是从李奥贝纳底特律办公室来的(并购DP兄弟广告的关系),其他人则来自加拿大和伦敦办公室。

早餐会议大约在早上8点30分开始,人们开始享用早餐的苹果汁、甜瑞士卷和咖啡。公司总经理艾德?席尔(Ed Thiele)首先登台,报告年度营业额(2亿6千万美元),以及明年度的展望(“我们保守预期…来年将有小幅度的成长”)。公司董事会主席菲尔?沙夫(Phil Schaff)则带来股利分红的好消息,并且介绍了数位国际嘉宾。

接着,根据公司刊物《你好》(Hello,台湾译作《哈啰》)的记载,轮到创意部主管唐?坦能(Don Tennant)上台,花了30分钟介绍公司的创意作品。

当坦能结束简报时后,他向听众介绍一位其实毋须任何引介的人:李奥?贝纳。这位矮小、秃头、戴着一副角框眼镜,略微伛偻的76岁老人,在如雷掌声中走向讲台。他与其他8位朋友在32年前的经济大萧条中创业,那时他在门口柜台摆了一大碗苹果免费招待来客,却广受讥嘲,批评者都说,李奥?贝纳迟早会沦落到去卖苹果而不是送苹果。然而,在那一天早上,这家以李奥贝纳为名的公司,是全美第5大广告代理商,并且,继续免费招待苹果。

李奥?贝纳刚从董事长大位退下不久,这是他以第一次创办人的身份对员工演讲。演讲很短,只有682字,演讲时间为8分钟。《何时该将我的名字从门上摘下》(When to Take My Name off the Door)是李奥·贝纳最脍炙人口的演说。它后来也成为李奥贝纳公司对未来的行动准则。

When to take my name off the door


"Somewhere along the line, after I’m finally off the premises, you – or your successors – may want to takemy name off the premises, too.
You may want to call yourselves " Twain, Rogers, Sawyer and Finn, Inc."….. or "Ajax Advertising" or something.
That will certainly be OK with me – if it’s good for you.
But let me tell you when I might demand that you take my name off the door.
That will be the day when you spend more time trying to make money and less time making advertising – our kind of advertising.
When you forget that the sheer fun of ad making and the lift you get out of it – the creative climate of the place – should be as important as money to the very special breed of writers and artists and business professionals who compose this company of ours – and make it tick.
When you lose that restless feeling that nothing you do is ever quite good enough.
When you lose your itch to the job well for it’s sake – regardless of the client, or money, or the effort it takes.
When you lose your passion for thoroughness…you hatred of loose ends.
When you stop reaching the manner, the overtones, the marriage of words and pictures that produce the fresh, the memorable and the believable effect.
When you stop rededicating yourselves every day to the idea that better advertising is what the Leo Burnett Company is about.
When you are no longer what Thoreau called "a corporation with a conscience" – which means to me, a corporation of conscientious men and women.
When you begin to compromise your integrity – which has always been the heart’s blood – the very guts of this agency.
When you stoop to convenient expediency and rationalize yourselves into acts of opportunism – for the sake of a fast buck.
When you show the slightest sign of crudeness, inappropriateness or smart –aleckness – and you lose that subtle sense of the fitness of things.
When your main interest becomes a matter of size just to be big – rather that good, hard, wonderful work.
When your outlook narrows down to the number of windows – from zero to five – in the walls of your office.
When you lose your humility and become big-short wisenheimers…. a little bit too big for your boots.
When the apples come down to being just apples for eating (or for polishing) – no longer part of our tone or personality.
When you disprove of something, and start tearing the hell out of the man who did it rather than the work itself.
When you stop building on strong and vital ideas, and start a routine production line.
When you start believing that, in the interest of efficiency, a creative spirit and the urge to create can be delegated and administrated, and forget that they can only be nurtured, stimulated, and inspired.
When you start giving lip service to this being a "creative agency" and stop really being one.
Finally, when you lose your respect for the lonely man – the man at his typewriter or his drawing board or behind his camera or just scribbling notes with one of our big pencils – or working all night on a media plan. When you forget that the lonely man – and thank God for him – has made the agency we now have – possible. When you forget he’s the man who, because he is reaching harder, sometimes actually gets hold of for a moment – one of those hot, unreachable stars.
THAT, boys and girls, is when I shall insist you take my name off the door. And by golly, it will be taken off the door. Even if have to materialize long enough some night to rub it out myself – on every one of our floors. And before I DE-materialize again, I will paint out that star-reaching symbol too. And burn all the stationary. Perhaps tear up a few ads in passing.
And throw every god-damned apple down the elevator shafts.
You just won’t know the place, the next morning. You’ll have to find another name."



有一天我终将退位,而你们或你们的继任人可能也想把我的名字一并丢弃.

你们可能要公司名称改为“Twain,Rogers,Sawyer and Finn,Inc.”或“Ajax Advertising”或其他名称,只要对你们有好处,我都无所谓。

但是请容我告诉各位,我会在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

那一天就是当你们整天只想赚钱而不再多花心思于做广告——我们的这种广告时。

当你们已忘记广告制作的真正乐趣以及你们所以能出人头地的创作环境的时候。当你们忘记其实公司的中坚份子,如文案、艺术指导等专业人员,应该和钱同等重要的时候。

当你们失去那种永远都觉得不够完美的感觉的时候。

当你们失去那股只想把工作做好的傻劲,根本不在乎客户或钱,或投入的心力及劳力的时候。

当你们丧失有始有终,绝不虎头蛇尾的那股热诚时。

当你们不再追求新鲜,使人永生难忘,而且信服力效果的文字及图片运用方式、意境及结合之妙时。

当你们不再夜以继日创造点子,成就李奥贝纳公司一贯秉持的好广告时。

当你们已经不再是梭罗(Thoreau)所谓的“有良知的公司”(对我来说,指的就是一群有良知的男女组成的公司)时。

当你们开始把你的诚实正直打折时,而诚实正直才是我们这一行的生命,是一点都不能妥协。

当你们表现粗俗、不相称或自负而令人讨厌,失去那种精致的中庸之道时。

当你们只知道追求大规模,而对好的、困难的、新奇的工作反而不感兴趣时。

当你们只在意自己在公司的职位是否节节高升时。

当你们不再是谦谦君子,只知道吹牛、自作聪明时。

当苹果只是让人吃的或只是打量的苹果,不再是我们的风格之一时。

当你们只对人不对事时。

当你们不在意强烈又鲜活的创意,只埋头于例行作业时。

当你们开始相信基于效率,可以将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委托代工并且加以支配,而忘记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只能培养、激发和鼓励时。

当你们开始把“有创意的广告代理商”当做空口应酬话来说,而不再是货真价实的时候。

最后,是当你们不再尊重那些守在打字机、画板旁、或守在摄影机后面、或用大黑笔做笔记、或整晚熬夜做企划书、孤军奋战的人时(因为幸亏有他,广告界才有今天的局面)。当你们忘了他辛勤努力而真的即使是短暂地摘下那颗耀眼难及的星星的人的时候。

年轻人,到那时候,我会坚持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即使我得找一天晚上显灵来亲自动手擦掉我的名字。

在我消失之前,我还要涂掉那个摘星符号,然后把所有信纸通通烧掉。

顺便撕掉一些广告稿。

把每一颗该死的苹果扔进电梯升降机里。

第2天早上,你们不知身处何处。

你们必须重新找个新名字。



演说结束,全场来宾起立,为李奥·贝纳鼓掌欢呼。许多深受演说感动的来宾热泪盈眶,因为他们了解到,这不仅是李奥·贝纳对公司的演说,也是对整个广告界的告别演说。